高潮颤抖大叫正在线播放

    <dd id="5pxqw"><pre id="5pxqw"></pre></dd>

    <span id="5pxqw"></span>
    <tbody id="5pxqw"></tbody>

    學術論文網

  • 當前位置:主頁 > 藝術論文 > 正文>戴冠青:跨越千年的懸絲傳奇

    戴冠青:跨越千年的懸絲傳奇

    發布日期:2020-11-29 12:58 藝術論文

      喜歡木偶戲,源自小時候看過的意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創作的童話故事《木偶奇遇記》。故事講述小木偶匹諾曹的歷險過程,他曾因說謊而鼻子變長,因貪吃而當了看家狗,因貪玩而變成驢子,最后他終于通過勇氣、忠心和誠實的考驗,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孩。

      著名作家巴金說:“我費了幾分鐘工夫把《木偶奇遇記》讀完后,我雖然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但我也被迷住了。”是的,當年這篇動人的故事確實迷倒了那個愛讀書的小女孩,我愛不釋手,看了一遍又一遍,不僅僅因為匹諾曹錘煉成的善良品質對我的熏陶,還驚訝于小木偶極其可愛動人的形象和他那會變長變短的鼻子。

      多年之后,欣賞了泉州提線木偶藝術家林文榮表演的提線木偶小戲《馴猴》《鐘馗醉酒》《獅子舞》等,更是驚嘆不已。木偶身上那數十條纖細懸絲在藝術家那雙巧手的操控下,惟妙惟肖地表演出種種高難度動作,猴子可以搬箱子、翻筋斗、騎自行車;鐘馗醉酒,那是醉得顛三倒四,狀態百出;獅子舞更是騰挪跨越,活靈活現!泉州提線木偶的纖細懸絲一般都有16根以上,有的甚至多達30余根,拉動高約兩尺,由偶頭、籠腹、四肢和勾牌等組成的木偶形象進行表演。這么繁多復雜的線條,表演出這么高難度的肢體形象,居然不糾纏,不打結,而且肢體靈活,形象逼真,詼諧幽默,妙趣橫生,真的是太神奇了!

      由興趣而走近泉州提線木偶,又走進泉州木偶劇團,從擔任劇團團長數十年之久的王景賢老團長那里得知,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并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上大顯身手的泉州提線木偶戲原來是源于秦漢、古稱懸絲傀儡的一種歷史非常悠久的古老戲種。

      懸絲傀儡又名“絲戲”,當地民間俗稱嘉禮,據五代南唐泉州籍道士譚峭(860或873968或976)所著《化書》等文獻記載,至遲于唐末五代已在泉州及周邊閩南方言區流行。此后歷經宋、元、明、清以至當代,在民間藝人傳承不輟下得到了豐富和發展。

      據傳,唐末王審知入閩在今福州稱王時,大建宮院,由中州聘請不少名士學子,并攜帶傀儡戲具,置于宮中以供娛樂,傀儡戲隨之傳入泉州,故“嘉禮戲”的道白有中州音。

      到了宋代,“嘉禮戲”已在泉州民間廣為流傳。明代的泉州傀儡戲,進一步與民俗儀式結合起來,得到較大發展。明代泉州李廷機曾為木偶戲撰聯:頃刻驅馳千里外,古今事業一宵中??梢姰敃r木偶劇目內容豐富,題材廣泛,具備了表現縱橫千里、包容古今的功力。

      到清代乾隆、嘉慶年間,泉州的“嘉禮”戲已經十分成熟,脫離了屬于片段、雜技表演的“弄傀儡”形式,形成規范的劇本體系,能夠演出規模宏大且細致復雜的歷史戲了。雖然形象只有固定的36個,但行當已分生、旦、北、雜四大類,可演42部大戲,如傳統連臺本《目連救母》就可連演七天七夜。這時期,泉州傀儡戲班社林立,形成科班傳習制度,甚至出現了專門制作木偶頭像、服飾盔帽、砌末道具的“西來意”“周冕號”等專業作坊。

      清末民初,泉州一帶有50多個木偶戲班遍布城鄉。泉州東岳廟、關帝廟、元妙觀、城隍廟等“四大廟”,均有固定戲班為祈天酬神作專門演出。號稱“嘉禮才子”的林承池曾與文人楊秀眉創作了《說岳》《水滸》等連本戲,從而讓木偶戲脫離了僅服務于婚喪喜慶的圈子。林承池、連天章等人,還創造和改進了不少表演藝術技巧,如拔劍、插劍、弄蛇、傘舞、織布、弄鈸等等,大大豐富了提線木偶戲的表演藝術。

      清中葉開始,泉州傀儡戲還隨著移民的腳步,向廣東、浙江、臺灣及東南亞閩南人和華僑聚居地流播,特別是對臺灣地區民俗文化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泉州提線余支曲牌唱腔構成的獨有劇種音樂“傀儡調”,包括“壓腳鼓”“鉦鑼”等古稀樂器及相應的演奏技法。全部傳統劇目以抄本形式世代相傳,其中有些戲文,如《竇滔》,尚為全國其他戲曲劇種所罕見。同時形成了一整套精湛規范的操線功夫,即傳統基本線規,以及豐富精湛的表演技法與成熟完備的演出規制,還有獨具特色的偶頭雕刻、偶像結構、服裝頭飾等造型藝術與制作工藝。

      在泉州提線木偶戲的這些傳統劇目中,保存著大量宋元南戲的劇目、音樂唱腔、演出形態的活資料,保存著大量古代閩南語系地區的民間信仰習俗及婚喪喜慶的禮儀內容,保存著大量“古河洛語”與閩南方言的語法、語匯及古讀音,保存著許多宋元南戲劇目、音樂、表演形態等方面的珍貴資料。對了解、探究閩南地區民間信仰、民間習俗的歷史衍變和閩南方言的流變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貴遺產,具有多學科研究的重要價值。

      千年來,泉州提線木偶戲不僅成為泉州乃至整個閩南地區民俗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而且以其獨特技藝和精彩演出,成為廣大民眾雅俗共賞、喜聞樂見的戲曲藝術,也成為中國懸絲傀儡藝術的珍稀范本和當今中國提線木偶藝術無可爭議的代表,具有很高的歷史文化研究價值。

      泉州市木偶劇團在傳承發展泉州提線木偶戲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該團自1952年建團以來,相繼創作排演了大批生動活潑富有意義的劇目,演出的足跡幾乎遍及中國的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和海峽兩岸,屢獲殊榮。其創作的神話劇《火焰山》和童話劇《千桃巖》晉京參加“慶祝建國三十周年獻禮” 演出分別榮獲演出一等獎和創作演出三等獎;童話劇《饞貓》晉京參加“全國木偶皮影觀摩會演”榮獲文化部獎勵;神話劇《太極圖》參加“福建省第十七屆戲劇展演”榮獲“木偶劇革新獎”,并應邀赴京參加了第一屆中國藝術節;神話劇《劈山救母》,小戲《馴猴》《鐘馗醉酒》《獅子舞》晉京參加“全國木偶皮影戲匯演”獲優秀劇目獎、優秀表演獎等多項獎勵。國際著名的木偶表演和雕刻大師黃奕缺榮獲文化部特別榮譽獎及福建省百花文藝獎一等獎;童話劇《小黑小金落難記》榮獲福建省第二十一屆戲劇會演演出獎等多項獎勵。2002年,該團創作演出的《古藝新姿活傀儡》一劇榮獲“第十屆文華新劇目獎”及木偶表演、木偶制作兩個單項獎。2003年創作演出的大型古典諷刺喜劇《欽差大臣》榮獲“金獅獎第二屆全國木偶皮影比賽”劇目金獎、編劇獎、導演獎、造型設計獎及3個表演獎。2004年《欽差大臣》入選第七屆中國藝術節,并榮獲“第十一屆文華新劇目獎”及“文華集體表演獎”“文華劇作獎”“文華導演獎”。此后,《欽差大臣》還入選“2004-2005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提名劇目”“2005-2006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提名劇目”。2009年10月,神話劇《火焰山》榮獲文化部首屆“國家優秀保留劇目大獎”。除此之外,該團還多次進京參加全國會演、調演、獻演活動及中央電視臺“綜藝大觀”“春節聯歡晚會”等大型藝術活動。2008年8月8日,泉州市木偶劇團在北京第29屆奧運會開幕式文藝演出上,向全球40多億電視觀眾展示了中國提線木偶戲的獨特風采。

      泉州市木偶劇團還積極開展對外交流演出活動,讓泉州提線木偶戲更多地走向世界。改革開放以來,該團150余次出訪世界五大洲50多個國家和地區,并多次在國際藝術節及比賽中斬獲大獎。其創作的神話劇《水漫金山》和兒童劇《慶豐收》赴羅馬尼亞“第二屆國際木偶聯歡節”演出時獲集體二等獎(一等獎空缺)和銀質獎章;現代戲《赴宴斗鳩山》歌舞劇《元宵樂》童話劇《千桃巖》赴克羅地亞第32屆國際木偶比賽榮獲最高獎集體特別獎,并獲斯洛文尼亞“馬里博爾藝術節”獎。2005年還應邀參加聯合國總部舉辦的“2005聯合國中國春節文藝晚會”。2007年奉調赴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參加“聯合國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藝術節”。2009年10月應邀赴世界著名藝術殿堂美國卡內基音樂廳為“古今回響中國藝術節”作開幕式演出。2009年11月赴比利時國家劇院參加“歐羅巴利亞中國藝術節”演出。2009年11月,該團還榮獲中國人民對外友協頒發的“人民友誼貢獻獎”。

      可以說,泉州提線木偶戲是我國不間斷傳承歷史最長,文化積淀、藝術積累最為豐厚的傀儡戲種。也是我國懸絲傀儡藝術的珍稀范本和不爭代表。2002年經中國藝術研究院推薦,泉州提線個項目,被聯合國亞太文化中心列入“傳統民間表演藝術數據庫”。2005年泉州市木偶劇團,被聯合國南南合作網示范基地授予“聯合國南南合作網木偶藝術項目示范基地”。2005年10月泉州市木偶劇團被國家人事部、文化部授予“全國文化工作先進集體”榮譽稱號。2006年泉州提線木偶戲入選首批“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2007年6月獲文化部“文化遺產日”獎。2008年11月被福建省文化廳授予“閩南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示范點”稱號及“第三批福建省文化產業示范基地”稱號。2009年1月,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木偶聯會(UNIMA)中國中心、中國木偶皮影藝術學會授予“藝術交流實驗基地”。泉州提線木偶戲已成為當代中國提線木偶藝術最杰出的代表。特別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泉州提線木偶《四將開臺》在戲曲篇章中領銜登場,成為我國向世界展示的一張戲曲名片,驚艷了現場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教練員代表和國際友人,還有電視機前觀看直播的世界眼光!

      2014年1月8日,中國文化促進會和鳳凰衛視主辦的“智慧東方2013中華文化人物”頒獎大會在澳門舉行,泉州市木偶劇團團長王景賢與杜維明、席慕蓉、陳可辛等人一同獲此殊榮。

      “世界都在贊嘆不可思議的中國木偶藝術,而王景賢就是為提線木偶注入勃勃生機的民間藝術家”。國際木偶聯會中國中心也專門發來賀電稱“這是中國木偶界的驕傲”。

      在我看來,王團長獲此殊榮是因為他對泉州提線木偶戲這一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源自秦漢的古老戲種數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傳承和發展。但是中國藝術研究院宗教藝術中心主任、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田青先生的頒獎詞卻瞬間提升了我觀照這一古老戲種的眼界高度。他說:“直到有一天,我認識了一個人,我才明白:木偶戲是人類童年的產物,但卻不是戲劇的初級階段,它比所有其他的戲劇都更加成熟,因為它從出現之日起就清醒地認識到:再現的現實是虛幻的,與其自己扮演他者,不如完全塑造一個絕對的他者并賜予它生命。在讓我明白了戲劇藝術的本質的同時,這個人還讓我認識了一個木偶藝術家的本質,那就是宗教徒般的獻身精神、不懈追求、充沛熱情,其中最重要的,是對祖先遺產的敬畏之心與將其發揚光大的責任感、使命感。20年來,他帶著泉州木偶團走遍世界各地,當世人用不可思議這類的驚嘆贊美中國木偶藝術的時候,當世人在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上看到一個人用手中的30多條絲線出神入化地操控美麗的傀儡的時候,當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向世界公布福建木偶戲傳承人培養計劃入選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優秀實踐名冊的時候,人們應該記住這個人的名字:王景賢。”

      田青先生的充分肯定洞徹了“戲劇的虛幻性以及戲劇與現實的關系”,也揭示了木偶戲比其他藝術形式“更加成熟”的價值所在。他還在王景賢著作《泉州傀儡戲》一書的序中指出,無論是木偶頭的雕刻藝術還是操縱木偶的技藝,都和其他藝術形式一樣,是一個充滿艱辛同時也充滿愉快與激情的過程。而這個“過程”,其實是一切藝術家的“來處”和“歸宿”,也是“原因”與“結果”。在20世紀最后10年和21世紀開始的10年,當中國社會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經歷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變化時,木偶戲與其他幾乎所有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經歷著一個或消亡滅絕或絕地重生的考驗。而就是這個王景賢,率領泉州木偶殺出一條血路,不但贏得了生存的機會,還創造了發展的空間,更是每年數次走出國門,使泉州木偶戲這朵瑰麗的中華古典藝術之花在世界范圍亮麗綻放,成就了一次令人激動和振奮的“鳳凰涅槃”。

      田青先生發自內心的贊許讓我再一次對王景賢這位泉州市木偶劇團的老團長肅然起敬!是的,正是黃亦缺、王景賢、林文榮、木偶雕刻大師江加走等一個個木偶藝術家本著對祖先文化遺產的敬畏之心和發揚光大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在努力弘揚用心傳承,才迎來了泉州提線木偶戲這一跨越千年的古老藝術繁花似錦的燦爛春天!

      但謙虛的王景賢把這一切歸功于中國改革開放的時代使然,他說:“我的藝術生命剛好起源于改革開放,是改革開放讓我的個人生命價值得到體現,也使我不斷成長。如果不當團長,也許我會是個不錯的劇作家,劇團近20年獲獎的大戲都是我創作的。我在木偶劇團工作了26年,把一生最好的時光都給了劇團,我與劇團跟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從最初的自卑到找回自身價值,再到充滿自信地展示泉州文化,未來我們將帶著責任感和使命感繼續走出去、去傳播。”

      是的,改革開放春風化雨的40年,也是如今擔任泉州市木偶劇團名譽團長、藝術總監的王景賢把自己獻給泉州戲劇藝術最美好的40年。40載光陰,他見證了泉州人對傳統藝術的堅守和傳承,見證了泉州文化充滿自信地走向世界,正如他自己所說的:“最好的時光陪小木偶走向大世界”。

      也正是這種責任感和使命感使王景賢至今仍在不斷地思考木偶藝術的發展方向,呼喚保護和弘揚民族優秀文化的自覺意識。他曾在《新時代的“小木偶”應有大作為》一文中指出:木偶藝術的創作應該“既有久演不衰的經典作品,也有洋溢時代氣息的新創作品;既能讓觀眾充分感受我國傀儡藝術的深厚文化底蘊和藝術精髓,又能看到這些藝術品種強健的生命活力和勃勃生機,對增強全社會對民族優秀文化的自尊、自信和保護、傳承、弘揚的自覺意識有重要的意義。”并建議相關部門重視和扶持木偶劇、皮影戲這些“個頭小、作用大”的藝術品種,發動業內人士創作更多短小精悍的優秀小劇目,表現新時代人民真實的經歷和情感,反映和謳歌新時代、新生活。也希望能夠更多地舉辦全國性展演活動,讓古老的中國木偶、皮影藝術再放異彩,“香”飄世界。偉大的新時代,“小木偶”應該有大作為,也定能有大作為!

      這話語洋溢著自信和豪氣,也充滿了殷切的期望,擲地有聲,鏗鏘在耳,在天地間回響!

      “給無知覺者以知覺,給無生命者以生命,把無情物有情化。”如今,木偶藝術家們已經以傳承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責任感與使命感讓自己的 “指尖功夫”更加精湛,讓古老的提線木偶藝術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也在觀賞者面前展現了一片美輪美奐絢麗無比的藝術新天地。

      存在主義哲學家海德格爾說:“人是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的。”當物質社會日益侵襲人們的心靈時,讓我們去欣賞這些充滿童趣、詩意和藝術魅力的千年提線木偶戲吧,相信大家一定會感到一種清風撲面的愉悅,會獲得一種沁人肺腑的陶冶?。?020年1月12日于寸月齋)

      作者:戴冠青,泉州師范學院教授,福建省高校教學名師。中國作協九大代表,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副監事長,福建省文聯委員,泉州市作家協會名譽主席,泉州詩詞學會常務副會長等。已出版小說集《夢幻咖啡屋》,散文集《泡茶時光》,論著《當代泉州作家創作研究》《菩提樹下》《想象的狂歡》《文本解讀與藝術闡釋》《文藝美學構想論》等十余部,發表作品和論文數百萬字。


    網友轉發請注明出處轉載請保留鏈接:戴冠青:跨越千年的懸絲傳奇本文鏈接http://www.rowery-turowski.com/yishuxuelunwen/19987.html,謝謝合作!868學術論文網


    上一篇:以展促教踐行書法美育華東師大書法篆刻研究生教學成果文獻展今日開展   下一篇:“致幻劑”如何塑造史前洞穴藝術?


    論主學術論文網 學術論文網專業指導寫論文的要點和技巧,指導如何寫論文,本科畢業論文,寫作大學畢業論文,專為工程類,醫學類,教育類,經理類,管理類,會計類,藝術類等原創畢業論文如何寫,值得信賴值得靠譜的畢業論文寫作網站.
  • 文章總數
  • 2637273訪問次數
  • 建站天數
  • XML地圖 XML_1地圖 備案蜀ICP備16030853號 高潮颤抖大叫正在线播放

    <dd id="5pxqw"><pre id="5pxqw"></pre></dd>

    <span id="5pxqw"></span>
    <tbody id="5pxqw"></tbody>